012 杜甫七律《弯江陪郑八丈南史饮》读记

时间:2021-04-22 14:59来源:http://www.vainglorybuild.com 作者:白川千织在线看 点击:

杜甫七律《弯江陪郑八丈南史饮》读记

(幼溪西)

弯江陪郑八丈南史饮

雀啄江头黄柳花,䴔䴖鸂鶒满晴沙。

自知白发非春事,且尽芳尊恋物华。

近侍即今难浪迹,此身那得更无家。

丈人文力犹雄壮,岂傍青门学栽瓜。

此诗作于乾元元年(758)春。时杜甫47岁,任职门下省左拾遗。“丈”是对年纪大的或长辈的尊称。“南史”,或是郑的名字,但吾理解:郑能够是一位史官,因杜甫对他专门羡慕,故比他为“南史”。

南史:本是春秋时齐国的史官。《左传-襄公二十五年》:“太史书曰:'崔杼(zhù)弑其君。’崔子杀之。其弟嗣书而物化者二人;其弟又书,乃弃之。南史氏闻太史尽物化,执简以去;闻既书矣,乃还。”后因以为直书史实的良史典型。《后汉书-臧洪传》:“昔晏婴不降志于白刃,南史不弯笔以求存,故身传图象,名垂后世。”《南齐书-崔祖思传》:“世无董狐,书法必隐;时阙南史,直笔未闻。”

唐时史官清淡在门下省或中书省,因此杜甫与郑或是两省同僚。郑的年龄或要比杜甫长一些。他们因故在弯江饮酒,相互劝慰。

首联:雀啄江头黄柳花,䴔䴖鸂鶒满晴沙。

江头:江岸。《凤艒(mù)歌》(隋-杨广):“三月三日向江头,正见鲤鱼波上游。”《采莲弯》(唐-王昌龄):“来时浦口花迎入,采罢江头月送归。”《洛阳女儿走》(唐-王维):“谁怜越女颜如玉,贫贱江头自浣纱。”《重送裴郎中贬吉州》(唐-刘长卿):“猿啼客散暮江头,人自难受水自流。”

黄柳花:柳条上刚冒出的柳芽。《凭栏人》(元-张可久):“鸟啼芳树丫,燕衔黄柳花。”

䴔䴖(jiāo-jīng):学名为池鹭。《史记-司马相如列传》:“䴔䴖旋现在。”《浪淘沙》(唐-皇甫松):“浪首䴔䴖眠不得,寒沙细细入江流。”《无题》(唐-吴融):“䴔䴖夜警池塘冷,蝙蝠昼飞楼阁空。”《江城子》(唐-牛峤):“䴔䴖飞首郡城东,碧江空,半滩风。”

鸂鶒(xī-chì):据《唐诗中的鸟类》(韩学宏):指紫鸳鸯。李时珍说,鸂鶒比鸳鸯大,爱成群运动,毛色以紫为主。故名紫鸳鸯。《古风》(唐-李白):“七十紫鸳鸯,双双戏庭幽”。《鹦鹉洲送王九游江左》(唐-孟浩然)“洲势逶迤绕碧流,鸳鸯鸂鶒满沙头。《卜居》(唐-杜甫):“众数蜻蜓齐上下,一双鸂鶒对沈浮。”

大意:江边鸟雀啄食柳条上刚冒出的黄柳芽,晴日沙滩上到处是䴔䴖和鸂鶒。(江边春色。愤怒蓬勃。万物生发。)

颔联:自知白发非春事,且尽芳尊恋物华。

芳尊:即芳樽。详细的酒器。亦借指美酒。《晋书-阮籍等传论》:“嵇阮竹林之会,刘毕芳樽之友。”《夏宴张兵曹东堂》(唐-李颀):“云峰峨峨自冰雪,坐对芳樽不知炎。”《赠虞十五司马》(唐-杜甫):“过逢连客位,日夜倒芳樽。”

春事:春色;春意。《斜阳》(唐-杜甫):“斜阳在帘钩,溪边春事幽。”《日射》(唐-李商隐):“日射纱窗风撼扉,香罗拭手春事违。”

物华:指自然景物。《山家炎天》(隋唐-王绩):“寂寞坐山家,衰亡玩物华。”《忆梅》(唐-李商隐):“定定住天涯,依依向物华。”《八声甘州》(宋-柳永):“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息。”

大意:自知白发人与春天异国有关,因此能够尽喝杯中酒以示犹恋春日荣华。(可参考:《青州书事》(宋-欧阳修):“芳华固非老者事,515mapp爱彩直播tv破解版白日自为闲人长。”)

首二联外达情感。春色时兴,愤怒蓬勃,但她不属于白头的吾们。吾们只能举杯饮酒,感慨人生。犹如隐约有点已成局外人的感觉。

颈联:近侍即今难浪迹,此身那得更无家。

近侍:自指,或也指郑。

浪迹:壮游。《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》(唐-李白):“浪迹未出世,虚名动京师。”《赠郑谠处士》(唐-李商隐):“四海为家白发新,浮云一片是吾身。”《老人走》(宋-苏轼):“老人以前曾年少,浪迹常如不繫舟。”

大意:行为皇帝近臣,吾(们)现今已难以不受奴役纵容形迹浪迹天涯,更何况还要顾家。(犹如在说:吾(们)没手段,要顾家,现在的位子也不解放。吾(们)固然不及尽享春光和皇恩,不及受到重用,但照样专门贪恋。)

尾联:丈人文力犹雄壮,岂傍青门学栽瓜?

青门栽瓜:指隐居。《史记-萧相国世家》:“邵平者,故秦东陵侯。秦破为布衣,贫,栽瓜于长安城东,瓜美,故世俗谓之'东陵瓜’”。(据说邵平深得西汉丞相萧何的欣赏,他曾经在刘邦杀韩信时劝萧何献削发产行为补贴军用,拒收封赏以巩固地位。邵平本人不愿做官。住在京城长安东门外青门,靠栽瓜为生,终身免祸。)《古风》(唐-李白):“青门栽瓜人,以前东陵侯。”

大意:您的才学精力仍相等强,怎能效法青门的邵平当布衣栽瓜?(犹如是在劝勉郑南史。推想是郑南史外达了本身想过隐居生活的有趣。感觉,郑在朝也是一个不得意的,两人借酒浇愁互诉纳闷也是互相劝勉。)

本诗首联写春天景色时兴。颔联一转,说这春色并不属于吾们,吾们只是贪恋而已。颈联注释吾们要顾家难以解放,只能如许下去。尾联劝对方不息益益干。吾骤然想首,在上朝的时候,他关注的也是“炉烟细细驻游丝”,在门下省的时候,他望到的是“落花游丝白日静”。杜甫自从为房琯上书惹死路皇上以后,固然还在左拾遗的位子上,其实已经一点也不受信任和重用了。但现在这个位子是杜甫相等困难得到的,倘若脱离这个位子,还有哪个位子能够实现本身的理想呢?因此考虑本身的理想甚至只是考虑自家的生计,固然杜甫内心很落空,也要坚持下去。说不定那镇日情况会转折呢。尾联既是在劝慰对方,其实也是在劝慰本身。吾们还有“文力”,万一还有机会呢,还不到“青门栽瓜”的时候吧?

网站分类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相关站点
友情链接
返回顶部